梅兆荣:见证柏林墙建立与倒塌的中国外交官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魅力北方网 人气: 发布时间:2019-08-08
导读:在梅兆荣50余年的外交生涯中,有着诸多不平凡的经历:他服从国家需要出国改学德语,大学没有毕业又因外交工作需要而调到中国驻东德使馆工作,并成长为新中国两代

在梅兆荣50余年的外交生涯中,有着诸多不平凡的经历:他服从国家需要出国改学德语,大学没有毕业又因外交工作需要而调到中国驻东德使馆工作,并成长为新中国两代领导人的首席德语翻译;他是唯一先后见证了柏林墙建立和倒塌的中国外交官;他曾参与中、西德建交谈判,并一路伴随中德关系跨越数十载的发展变化。

日前,这位新中国一手培养并与共和国一起成长的资深外交官走进了人民日报社,与我们分享了他见证的一些历史时刻以及外交工作的经历与感悟。

6年时间 从门外汉成长为国家领导人首席翻译

1950年底,在轰轰烈烈的抗美援朝、保家卫国运动中,16岁尚在读高二的梅兆荣响应国家号召,报名参加军事干部学校,录取后被安排到北京外国语学校(后改为北京外国语学院,即今北京外国语大学的前身)英语系学习。1953年,他作为新中国派往东德的第一批公费留学生进入莱比锡大学攻读日耳曼语言文学,从此与德国结下了不解之缘。

初到德国,梅兆荣和其他中国留学生一起从零开始学习德语。由于德国老师不懂汉语,他们不得不靠两本德汉辞典查询字义。第二年,他就和其他四名同学一起开始学习日耳曼语言文学本科一年级的课程。然而,他们的德语知识充其量只达到了德国小学生的水平,却要和高中毕业的德国学生一起聆听教授讲解日耳曼语言文学和中古德文,难度和压力可想而知。如梅兆荣所说,“当时听教授讲课只能听懂几个单词,根本不明白讲了些什么。”怎么办?抄德国同学的笔记,晚上钻研,不懂再问德国室友。到了本科二年级期末,学业终于渐入佳境。第三学年开始前,梅兆荣再次得到通知,因工作需要,要调他去驻东德大使馆担任大使翻译并兼管使馆礼宾和外交文书工作。

高中没有毕业、在北外仅学习了两年半英语、在德国留学也只学了三年德语,本科没有毕业。面对先天不足,梅兆荣付出了异常的努力,加班加点、挑灯夜读、总结经验、熟悉外交业务、提高德语水平,逐渐成长为大使和部长级代表团的翻译,适应了使馆工作的要求。

梅兆荣:见证柏林墙建立与倒塌的中国外交官

梅兆荣为毛泽东主席担任翻译(图片由梅兆荣大使提供)

分别为毛主席和朱德委员长担任德语翻译

时至今日,梅兆荣仍清晰地记得第一次为毛主席担任翻译的经历。

1959年1月,东德总理格罗提渥访华。正在家休假的梅兆荣接到通知,为毛主席担任翻译。梅兆荣说当时心情很紧张,生怕完不成任务误事,但领导已做出决定,自己只好鼓起勇气上阵。在现场,他遇到了两个困难:一是毛主席的湖南口音浓重,有时候听起来还是有困难。梅兆荣依靠陪同会见的彭真同志用普通话进行复述,把听不清楚的地方顺利地翻译成德语。第二个困难是毛主席讲话言简意赅,口语化的内容翻译难度很大。比如毛主席在谈话中使用了“引蛇出洞”这个成语,梅兆荣开始愣了一下,随后他通过上下文判断出毛主席的讲话所指,就按照“把蛇从洞里面引出来然后再打”进行了翻译,符合了毛主席的意思。第一次为主席担任翻译终于“涉险过关”。

第二次考验是同一年的10月7日。国家对外文化联络委员会在全国政协礼堂为民主德国国庆十周年举行庆祝大会,周总理出席,朱德委员长讲话。事先,陪同德方代表团的梅兆荣被告知已就翻译问题做了妥善安排,无需他现场翻译。然而,活动开始之际,当朱德委员长准备开始讲话时,细心的周总理敏锐地发现为德方嘉宾只准备了俄文译稿,而对方不懂俄文。他马上让人把梅兆荣找来,把朱德委员长的讲话稿交给他,让他上台翻译。毫无准备的梅兆荣临危受命,上台救场。他回忆说:“我毫无准备,不知道朱德委员长要讲什么内容。他一开始讲‘同志们、朋友们’,我就一面看着稿子,一面听他念稿,缓慢地、逐段地做即席翻译。据事后了解,懂德语的中外人士反映都不错。但我自己总觉得不那么完美,只是把内容翻译出来了而已。从主席台下来时,我一度因为过度紧张而两眼发黑,什么东西也看不见,过了一会儿才恢复视力。周总理后来严厉地批评了有关人员,而我却一举成名,此后就成了副总理以上级别领导人的首选德语翻译。”

唯一先后见证柏林墙建立和倒塌的中国外交官

在梅兆荣的外交生涯中有一段特殊的经历,他见证了柏林墙的建立和倒塌,亲历了德国分裂后走向重新统一的历史进程。

据他回忆,柏林墙的修建,中方事先并不知情,因为这是华沙条约组织内部做的决定。“我们是在第二天早晨才发现东西柏林之间拉起了铁丝网,不允许自由往来了。这是东西德之间斗争日益激化的产物,其背后是长期以来,西德利用经济上的优势,对东德大肆进行宣传和渗透工作,引诱东德高级技术人员和企业管理人员逃往西德。在封锁之前的几天,仅一天之内出逃的人数就达到2000人左右,其中多数是东德国有企业的技术骨干和管理人员。这令东德经济犹如‘大动脉出血’。东德统一社会党在与苏联领导人商议之后,做出了建墙决定。开始是拉铁丝网,后来慢慢地建墙。柏林墙的修建经历了相当长的过程,越建越高,越建越厚。我那时正好在驻东德使馆工作,得以目睹这一切。1988年,我出任驻西德大使。1989年东欧剧变,东德社会动荡,出现了大规模示威游行,苏联内部也出现了问题。这就是东西德统一问题提上日程之前的整体形势。”梅兆荣回忆。

1989年11月9日傍晚,大柏林市委第一书记沙博夫斯基举行记者招待会。快结束的时候,突然有个人塞给他一张字条,他随即宣告:党中央决定,准备开放柏林墙。记者马上就问,什么时候开始?他想了片刻就说了句“现在就开始吧”。老百姓从广播里听到这个消息后都往柏林墙的检查站冲去。边防军说没有得到通知,不让通过。群众指出广播电台已经权威宣布了。边防军一听果然如此,士兵就没办法阻拦了。柏林墙于是就这么开放了。东西两边的人连敲带打,有的把墙体敲下来做纪念品,后来索性用大工具把柏林墙整块地拆除,只留下一公里的墙体作为纪念。“那时我在波恩当大使,虽然不在东柏林或者西柏林,但从电视上看到了整个过程,后来也去西柏林实地考察了一下。”

梅兆荣:见证柏林墙建立与倒塌的中国外交官

1972年8月18日-9月29日,中、西德在波恩进行建交谈判,左起第二位是梅兆荣。

(图片由梅兆荣大使提供)

参加中、西德谈判 破解建交难题

打赏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责任编辑:魅力北方网